追蹤
台灣駐聖多美普林西比醫療與技術團
關於部落格
  • 2147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真正的非洲...停電記

炒菜炒到一半的學嫂穿著Hello kitty的圍裙趕來監工,天空逐漸暗淡下來,終於工人也駕著車緩緩離開團部,整個世界就陷入了黑暗 伙食團的廚師還有婷君姊跟史醫師還在廚房裡準備著晚餐,另一邊的學嫂也仍然賣力的做著烏龍麵,我站在戶外,一邊來回移動趕著蚊子,看著兩邊廚房裡飄出微弱的燭光和濃濃的飯菜香…… 今天下午才在悶熱的藥庫裡點藥,身上的濕黏還有對於停電的焦躁,都和身旁燥熱的空氣圍繞著我,因為我很難想像今晚在沒有風的床上要怎樣入眠 回到室內,廚師跟婷君姊還在跟炒飯奮戰著,我們輪翻撩撥著琴絃,身上透著汗…… 生平第一個在非洲的燭光晚餐,燭光淡淡的照出晚餐的顏色,餐桌上的紅酒,也飄忽著迷人的紅彩,當晚大家還是把晚餐一掃而空,但是當我喝完兩碗特製濃湯,我的體溫也到達臨界點,下了餐桌來到戶外… 然後星星就一顆,一顆,出來了…… 有時候就一顆流星那樣從天空若有似無的劃過去了,我能夠認出的只有那一百零一顆北斗七星,昆澈指了烏鴉座還有天蠍座給我們看,還認出了北冕座跟銀河 在台灣,我一輩子沒看過這麼多星星 「因為沒電所以沒水」,這是我們醫療團的恆等式,因為抽水馬達需要電力供應,一但沒有電自然就沒有辦法抽水來讓我們使用了 我有個結論就是,缺電很難熬,過個十天大不了是沒有文明的日子,但是沒水更難熬,過個十天大概就完蛋了,因此下一個問題叫我們更加頭痛,就是醫團上上下下近十口人要怎麼洗澡? 前往瘧團的車出發了,車上載著我們防瘧小組的精英,我們留下來的人本來打算要去找旅館洗澡的,但是吳團長說他不去,他要留下來洗 怎麼洗? 原來因為常常停電停水,我們固定在草坪上有七八桶儲水,原來過去常常面臨這種沒水洗澡的時候他們就會用那邊的水穿著泳褲洗澡,我一聽真是太完美了,看著滿天星斗,還有一閃即逝的流星,站在有海風吹拂的草坪上暢快的洗澡,是何等的美事! 當然很重要一點就是團裡的女生都去目前還有供電的瘧團洗澡了,所以當下我跟星賢學長就準備妥當,二話不說找好桶子,拿來吃飯用的鐵盆,在星光下脫去身上的束縛,並相約把手電筒同時關掉 當第一盆水從我頭上淋下的時候,我忍不住暢快的大叫一聲,沒想到沖下來的水因為受到白天的日曬十分溫暖,抹起洗髮精,我就開始摸黑愉快的洗著... 但是畢竟還是有點擔心,我腦海裡開始盤算著可能會很丟臉的情況,第一個我想到的就是比較晚來的昆澈可能會帶著手電筒來找我們,但是很快又想到第二個可能性,就是兩個特大車頭燈從大門口開進來剛好會照到我們現在站的位置,所以要是瘧團的人太早洗好,又不巧在這個時候回來的話... 在此同時,一向認真有夢愛相隨的星賢學長突然拿著手電筒往我這邊一照還大叫說「他們回來了!」 我才剛洗頭抓得正開心,完全沒注意到他是開玩笑,一溜煙就躲到房子的背後,過了一會兒才忍不住問,「真的回來了嗎?」 原來星賢學長也只是要拿手電筒假裝是車燈然後嚇嚇我,無耐我怎麼也想不到平常認真最美的學長竟然也有開玩笑的時候,還沒讓他看到我我就已經趕忙躲了起來,他就在原地想「唉呀,本來想嚇嚇子堯的,沒想到他根本不在這邊啊...」 虛驚一場後我又回到原地繼續,這時候我想到另一個更悲慘的情況... 要這時候突然電來了,因為團部裡面四處都有探照燈避免有宵小晚上可能會進來偷藥闖空門,要是電來了,這時候全身上下只剩下肥皂泡沫護體的我們一定就無所遁形了,一定只能懷著憂憤羞愧的心情入眠,想著想著我不禁加快手上的動作,終於接近尾聲,我忍不住再多沖了幾次水,因為這感覺真是太痛快了 洗完澡的我們,昆澈、星賢學跟我就站在門前的草地上,一邊聽昆澈的講解認著星星,一邊天南地北的聊著在台灣做過最瘋狂的事情還有一些好玩的地方,再過兩天星賢學長就要離開了,所以我們就有點依依不捨的這樣聊著,直到天空的星星都快換過一輪了,我也感到有些疲倦,看看錶現在才十點多... 我摸黑走回房裡,拿著手電筒刷過牙,躺在房間的床上 床上還是有點悶熱,我還在想自己今晚會不會睡不著,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六點多醒來,覺得自己昨晚的睡眠品質真是太好了 還是沒電,但是室內已經在日光的映照下十分明亮,幾番梳洗之後,就準備去婦幼中心上班了...... <後記>找了找之前停電寫過的一點東西,貼在下面 是夜 嘎然終止的電力將滿天晨星 滿注 我在黑暗中摸索 光明 攀著獵戶腰帶 一步步下樓 跌跌撞撞 微光的空間獨自仰息 我 老狗 星斗在盛夏夜晚 約會 不拖泥帶水 或疲倦 只有飛與不飛 躺或坐臥 一口一口輕啜 那冰涼沁心 夜幕裡的搏動 我在赤道之端 與星晨相望 靜默的靈魂 探出水面開始 呼吸 海潮之聲 從岸邊打到窗前 沉睡 索然無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