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駐聖多美普林西比醫療與技術團
關於部落格
  • 216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話說西元1955—連教授說故事

民國44年早上十點,船從高雄港早上出發,目的地是那時稱雅美族的居住地的蘭嶼。船原本應該要直達蘭嶼,但是因為海浪過大,船上有一台要運往綠島的貨車,船主擔心去了蘭嶼如果海況不好,車子掉到了海裡就麻煩,就這樣,原本下午五、六點出現在地平線的蘭嶼島,就成為只能遠望的風景。那時的航行路線,到了蘭嶼後,必須折回新港(就是現在台東的成功港),然後船再開往花蓮,然後才會折回新港(成功港),前往綠島和蘭嶼,不過也因此多了一個禮拜的台東之旅。

好不容易一個星期,終於再度出發。在綠島停留休息其間,教授伯陪著老美在綠島上溜達,遇到了一位身穿藍色囚衣的囚犯,跟老美用英語問候,細看之下,才發現竟然是他師大英語系,因學潮而入獄的同學(據說是因為兩位師大的學生和一位台大法律系的同學共乘一台腳踏車,路上被警察攔下,後來警察說不過便掏出配槍撞擊學生胸部後,引起學生會對當時台北大安分局分局長表達不滿,而長時間軟禁的事件)。那時原本他被判入獄服刑十年,那時他已經入獄五年,有機會可以提早假釋出獄。

那時的蘭嶼居民,大家還是稱為雅美族,島上沒有道路,交通以徒步為主。連教授說:在日據時代,日本人刻意保留了蘭嶼的文化和生活,即使在台灣本島大量在山地設立公學校,進行日語教學,甚至是後來的皇民化教育,但在蘭嶼那時連一所小學都沒有,主要的目的是要保留最原始的狀態,以供最為人類學研究的環境。因此,日據時代裡,只有那邊的日本警察駐所,選了一些當地居民,進行日語的教學,作通譯的工作。這樣,大家可以知道連教授那時候作的翻譯內容了吧?先透過當地通譯把雅美族語翻譯成日語,再由連教授把日語翻譯成英語。白天,他們到蘭嶼居民的半穴居房子裡抓蚊子、抓臭蟲;晚上精力旺盛的老美,還拖著連教授和當地的通譯,翻開一本全彩的魚類圖鑑,指著每一隻魚,記錄每隻魚的雅美族語和故事,所以老教授依稀記得蘭嶼的魚有分成男人魚、女人魚....

連教授說老美帶著那時還算少見的錄音機做紀錄,錄音後會再播放一次,讓當地的通譯確認無誤。沒想到那台小小的錄音機成為了部落裡,讓人覺得稀奇新鮮的寶貝,總是有很多人一圈圈的包圍。連教授說:或許是因為芋頭是當地的主食,所以當他被圍在人群中央時,老是有「噗哧、噗哧」的聲音和香味,還讓他真是印象深刻阿!

老人家的故事,聽起真的很有趣。有大時代的背景,有令人不勝噓唏的人生遭遇。沒想到蘭嶼跟日本人還有這麼一段故事,真的不得不佩服日本人的用心,雖然他們的目的是為了要作人類學研究,但想到台灣政府把眼不見為淨的核廢料丟棄在那邊的鴕鳥、惡劣行徑,還真是令人覺得不齒和生氣。在每天疲勞的工作後,那位老美還這麼認真的從事跟工作本質無關的「閒事」,看來真的是愛好自然的觀察家呢!原來以前有交通船航行在巴士海峽,往返高雄、花蓮、台東、綠島和蘭嶼,不知道那時候坐在船上,眺望東海岸的景象為何,我想應該會跟廖鴻基看到東海岸時一樣的感動吧!有一天,連教授在台北的街頭又遇到他的同學,已經從綠島假釋出獄了,不知道這是該讚嘆人生的無常 ,還是應該為台灣的過去掬上一把眼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