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駐聖多美普林西比醫療與技術團
關於部落格
  • 215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黑倒集02~島上見聞錄

黑島上有種特有的雞種,長得很像火雞 我也不曉得我怎麼會好像有點輕視雞,每次他們靠近我要搶食幫老吳餵猴子乾麵包的時候我就會很想把他們趕開,也許我有點瞧不起他們,因為我們家的雞是觀賞用的,我的想法大概是太偏激了,總是覺得牠們沒有好好盡到他們的義務 這種新的雞種算是我這個月來的新發現,在黑島上呆越久,很多理所當然的事就不再這麼理所當然,當然我表現得理所當然的成因也許原本是因為我想快點適應這個環境,但是一旦我適應它了卻又開始把這些理所當然的事情一件一件掘了出來 譬如說這個長得像雞的火雞吧,我在偏遠地區巡迴診的時候常常見到,我還在想這邊怎麼會有火雞肉,這樣的話耶誕節是不是可以央哪個人弄個烤雞大餐,不過我是不是弄錯了,應該是感恩節才對吧 還是要拉回正題,我們來講那個雞的故事 他的頸子下面怎麼會一根毛都沒有,露出深紅的頸部,羽毛沒有飽滿的翹起,頭跟身體一前一後的在找東西吃,我試著想像牠要是覆上羽毛的樣子,還不就活脫是一隻雞嘛,竟然讓我為了牠流了這麼久的口水,原來只是空歡喜一場… 下一次在餐桌上有人問黑島上有沒有火雞我就不會再亂接話了,還講得很煞有其事的樣子… 黑島上的零食 除了烤”玉米石頭”外,嗯,應該是這樣解,形容詞應該要在名詞之前,如果不算葡文要依中文的文法來說的話,在路上最常看見的零食的主詞應該是”石頭”,”玉米”只能算是形容詞,不過就當我試得牙齒快斷掉的時候,我突然喜歡上了這個純樸得很有味道的零食,自然的玉米味在咀嚼的過程中形成一種單純的味覺體驗,讓我開始對這種零食傾倒 本以為能說得上名堂的路邊攤就只有這個,不過後來才發現路上常常擺著一個小木凳,木凳上面擺著一個塑膠盒子,裡面裝的東西我一開始都看不真切,原來裡面才是這邊零食的另一種主流,油炸麵餅裡面有醃魚的餡,吃起來香不過還真是夠乾,我吃了一片就吃不下去了,也許我想到這邊的醃魚的製作過程嘴巴還是張不太開吧 黑島醫院裡的實驗室頭頭曾經對我不太高興,他認為我們外地人都沒有像全能的耶穌愛世人皆如,她覺得我們愛白人比愛他們黑人多一些,面對這個嚴肅的客題我搔著頭還沒想到要怎麼回答,只好每天有空檔的時候接受她主耶穌的宗教陶冶課程,最後她還送了我兩本小冊子,要我回去好好研讀這個世界形成的原因,因為不管是過去還是未來,這些主耶穌都已經說過了 有一天下午,我早上追蹤完病人把實驗數據整理好後,我經過她面前 她正在吃一個炸過的粗麵棒,那是黑島醫院的清潔工阿姨做來賣的,她說要分給我一半,我一貫的笑著說謝謝,這卻引起她的不滿,她覺得我不把她當朋友,這時我心想糟了,從她手中接過一半然後趕忙解釋說我怕這是她的午餐這樣不好意思 這當然是其中一個理由,不過事實上黑島醫院裡有乾淨水源的地方除了在城市裡的醫院外,我呆的醫院可就完全沒有,要從她的手中用我髒髒的手接過來然後吞食下去,經過外科實習嚴格無菌觀念的我只能笑著拒絕,但是我卻沒有體諒到她的心情,沒有了解神愛世人平等的最高指導原則,我開始感到有點自責,只顧慮到自己的心情 在黑島上呆久了,我開始會想”他們”是怎麼樣看”我們”的,黑島的居民看待我們這些打著醫療援助名號的白人 (對黑人來說我們只能算是白人,不過以他們的價值觀來說,我真的是白得無話可說…><),他們是如此的希望我們能讓他們接觸到那麼一點物質世界的美好,然而我卻又擔心接觸到以後這迥異的差別會將他們的本質撕裂,他們回不到自己單純的黑島上… 隨著油價節節高升,黑島上的人們面臨另一場更嚴酷的考驗,不過我要談的倒不是甚麼薪資問題,雖然過低的薪資在七月份的時候引起黑島政府員工包括老師的大罷工,不過隨著內閣解散,新的總理上台,一切似乎又回歸原點 我認為單純提高薪水就可以改善生活的想法並不正確,因為經濟學說這樣會引起通貨澎漲,只會降低幣值的價值,但是不管我再如何跟黑島人解釋,他們似乎怎樣也不會懂,所以我現在不談薪資問題,其實黑島人大多數是沒有工作的,在農莊裡他們有著自給自足的生活,而這些可以不涉及金錢交易 一同跟我去巡迴診的男護士在顛簸的山路上要求停車,他轉過頭來問我要不要吃甘蔗,我在心底嚥了嚥口水,想到這邊吃甘蔗是不削皮的,在品嚐的步驟中還包括要用牙齒把甘蔗無懈可擊的殼給橇開,就足以讓我敬謝不憫,更何況我曾有奮戰到牙齦流血的教訓,我於是忍住說自己不喜歡 老先生靠到車窗旁,男護士告訴他幫他弄些甘蔗,老人一方面叫孫兒砍著甘蔗搬上車,一方面也要男護士幫他安排手上的藥單,因為他的孫女生病了,他已經十五年沒領過薪水了,自然是沒錢買藥 回程的車上,男護士告訴我那個老人會釀威士忌,而且是用甘蔗作成的威士忌,我驚訝的問是不是真的,他回說他可是這方面的”專家” “十五年了,就他一家人住在那邊?”我尋問起剛剛那老人說過的話,男護士告訴我說,他以前住在更上面的山裡,後來因為被匪徒搶劫燒了家,所以就搬到離石頭路比較近的這邊 我真不知道我十五年沒摸過錢會變成甚麼樣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