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駐聖多美普林西比醫療與技術團
關於部落格
  • 2147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黑色史努比~我們的愛犬阿妹失蹤記

阿妹是條黑狗,不知道為甚麼,我總覺得我跟黑色的狗特別有緣,大學同學養的狗大將,還有現在的阿妹,或是小時候外婆家的柔柔,似乎對黑色的狗我就會有一種親切感,但是我還記得,第一天來剛摸阿妹的時候,阿妹還惡狠狠的作勢要咬我呢。

你注意看看這邊每一個人是怎麼樣說他的,他們一定這樣說”阿妹真是條好狗…”,或是”阿妹真是有夠聰明的”…,牠基本上是我們勇猛的警衛頭領,當夜晚大家都入睡,連警衛都入睡或是出去打混找女朋友的時候,阿妹就坐鎮整個醫療團的疆土,隨時密切注意任何風吹草動,要搬獎的話牠基本上就囊括了最佳人緣獎和工作凱模兩個獎項。
阿妹的脾氣不好,更慘的是,牠有嚴重的種族歧視,從來沒看過牠可以跟哪個黑人在我們沒注意的時候還能夠和平相處,牠對白人是採取你不摸牠牠不咬你的策略,但是就是不咬黃種人,就算你跟牠很不熟,牠也只是作勢嚇嚇你,卻不會真的咬下去。記得住在隔壁的小女傭第一天來上班,阿妹雖然在吳醫師的制止下,按兵不動,可是一個不留神就看到牠把牠的”犬”齒鑲在小女傭的大腿上,阿妹的威名遠播,在黑人間有口皆碑,有一天我們打藍球就有一個當地人說他不敢玩,因為阿妹在旁邊等我們打球。

阿妹在機場一帶算是縱貫線的大姊頭,在狗界的聲名之狼籍,許多狗一看到她連膽子都沒了,馬上就逃之夭夭,哪個不知情的湊上前來聞一聞,馬就就慘遭抱以老牙,她的必殺技是以優勢的體重取勝,從沒看過牠打輸過,也沒看過牠身上有甚麼傷痕,簡直就是狗界的神鬼戰士,聖多美第一勇。
阿妹儘管機關算盡、絕頂聰明,在男人這一關她還是顯得有些一時糊塗,過去她仲意的是一隻跛腳的公狗,這件婚事我們大家都不太贊同,難免就會虧她一下”你這麼聰明,可是眼光怎麼這麼差…”,有的時候夜晚打開門,會看到阿妹的男朋友進到醫團來廝混,但是你只要一個眼神露出殺意,阿妹馬上就會把那隻公狗追出醫團外,讓你不忍苛責她把野男人帶回家過夜。現在阿妹的男朋友是一隻有雪花長毛的狗,看起來也是登徒子一流,竟然有天下午還在我們醫團草地上公然猥褻,害我當場就追了過去制止這對狗男女。

大家都說”老狗學不了新把戲”,但是我不同意這個說法,一開始大家我在餐桌上宣佈我在退伍前要教會阿妹握手,大家的臉上都露出不以為然的神情,但是阿妹的潛力早就已經昭然若揭,牙科史醫師以前每次下班回家下了車,就會指著阿妹說:”笑一個!”久而久之,也不知道阿妹到底智力有多高,竟然就開始對著下車回家的我們開始齜牙咧嘴的笑,笑得真是夠醜,再加上興奮的全身扭動,沒有人不為著這樣的迎接方式狂笑不已。
阿妹基本上是甚麼都吃,只是不吃青菜水果,不吃辣椒,也不吃藥。有一陣子,阿妹大概吃太多陸蟹,腸胃不舒服,前一屆的欣賢學長就把打蟲藥磨粉參到米飯裡,沒想到牠硬是把那部份挑出來,然後把其他的東西吃光。但是貪吃畢竟還是牠的罩門,更早之前的文峻學長就曾經參了一堆辣椒飯給阿妹吃,阿妹終於抵擋不了食物的誘惑一口氣吃光了,然後據說牠伸出舌頭在石頭地板上磨擦,好像這樣可以止辣一樣。
阿妹年輕的時候會跟醫團裡的羊玩,看到羊發脾氣還會兇他,不過現在牠對羊是興趣缺缺了,牠後來把興趣轉移到陸蟹上面,聖多美晚上都會有很多從地洞裡跑出來的大陸蟹,阿妹就會靈巧的閃避他們的大夾子,然後一口就把牠拋到天上去,等到多來幾次螃蟹已經摔到七葷八素的時候,就惡狠狠的一口把牠搞定,現在阿妹又對這樣的遊戲感到厭煩了,不過如果你想看牠表演的話,只要攔住一隻陸蟹,阿妹還是會熱情的表演給你看。
阿妹在外人面前總是顯露出最兇猛的一面,也因此每次有客人來我們就要拉著牠,或是把牠叫到小藥間把牠關起來,牠總是不用你死拉硬拖,只要叫一聲”阿妹”然後往小藥庫走,打開門牠就會順從的走進去。對於白人牠的優雅禮貌又再次顯露她無比的聰明,她甚至在平常對白人房東安東尼也保持著禮貌,可是一旦他來收房租,阿妹也不知道為甚麼就是猛咬他的輪胎,讓他連打開車門的勇氣都沒有。
但是阿妹對我們總是順從又溫柔,只要你稍稍的摸摸她她就會認真的坐下來,好好讓你摸,這時候不管是誰叫她她都不會離開你,每當她看到史醫師就會躺下來(因為史醫師喜歡摸她的奶頭),每次她看到亭均姊就會把手伸出來握手,當然,在餅干的協助下我現在只要比出手勢阿妹就會乖乖的坐下,誰說老狗學不了新把戲呢…。

阿妹因為值夜班,因此我們給牠的特別禮遇就是白天打開門她可以進到室內來,然後躲在一個固定的腳落,所以每天打開門阿妹就會趕著進門,這時候如果外面有狀況,阿妹就會用前腳一頂把門撞開,然後飛快的衝出去攻擊入侵者。如果你從外面要進來,阿妹就會搖著尾巴跟在你後面,然後搶在你前面進門…。
阿妹認真看著你吃東西的表情是如此的無辜,總是讓你忍不住偷給牠一點東西吃。由於我們醫團分兩個地方開伙,阿妹在新的小狗還沒來之前都是吃完這家再去下一家,但是每一次都好像沒吃過飯一樣的狼吞虎咽,不過當然,一定要等我們下手勢,就算牠猴急只要你用沉重的鼻音哼一聲,阿妹就會停下口中的動作然後在你身邊扭來蹭去的。
為了怕阿妹身裁走樣,我們一天只餵牠一餐,但是牠就還是有本事吃得壯壯的。每天晚上大家在餐桌上吃飯,你就會看到剛好在牠頭部高度的紗窗外露著一顆頭,那骨碌碌的黑眼睛就是阿妹在檢視裡面吃飯的情況,阿妹這樣賊頭賊腦又認真無比的姿勢像極了在偷偷潛望的一艘潛水艇。這時候也是阿妹的表演時間,只要外面有人來或是有人經過,甚至有時候沒有人,牠都會吠個好幾聲,好像說”我有很認真工作,等下我可以吃飯了。”
阿妹怕水,可能是因為過去吳醫師幫牠洗澡的方法就是把牠從碼頭上丟下去,阿妹就會奮力游回岸上,然後就不臭了,也許這件事終究造成了牠心頭的陰影。
自從我到任後,餵牠吃飯和洗澡自然而然就成了我的工作之一,但是只要我拿出肥皂跟鍊子,你就會看到平常熱情的跟著你跑來跑去的阿妹馬上縮在小藥間外面的角落,這時候你套上繩子一定死拖活拖才可以把牠拉到洗澡的地方,不過當你抹上肥皂時阿妹又乖乖的任你擺佈了,洗完還要把她先鍊在欄杆旁風乾,不然她一定好像奇癢無比的樣子在草地上仰躺著用草抓癢,又把全身弄髒了。

阿妹有些怪僻,譬如說,牠上完廁所她會像貓一樣站在排洩物的前面然後用後腳根用力的扒土,不過看不出來這樣虛晃幾招能夠埋得住她的便便嗎?關於這個奇怪的怪僻我們一致認為牠是跟我們家的貓學的,懿芝學姊養了一對母女貓,阿妹對於貓媽媽總是不假辭色,但是對於名叫皮皮的貓,就算皮皮耍賤拿貓爪子偷打牠,阿妹也都不以為意,或許阿妹覺得皮皮只是小孩子,犯不著跟她一般見識吧。
阿妹的工作凱模獎可不是浪得虛名,除了二十四小時不停警戒外,只要是我們騎腳踏車出去,阿妹一定興奮的跟上前去,到了目的地你也不用把車上鎖,只要瀟灑的走進去,出來一定看到阿妹把腳踏車顧得好好的,從不怠忽職守。
有的時候,我覺得阿妹其實還滿孤單的,這件事情在新的小狗阿福跟黑皮來之後有了明顯的印證,牠跟兩隻小狗玩起來就好像小孩子一樣,有一次兩隻小狗搶著一塊藍色的布,阿妹看到了就衝上去要搶,還很認真的跟著兩隻小狗拉扯著這塊布,我看了心想阿妹你真是夠了,走上前一看發現那赫然就是我晾在衣架上的內褲,我趕快跑過去拉住那塊”已經變成布”的東西,阿妹還興高彩烈的跟我拉扯,我只好當場把她壓倒在地上,痛扁牠一頓。
阿福過逝的那天,蓮芬姊說阿妹其實很可憐,我們替代役男來來去去,她就只能看每年餵牠的人都會換一個人,聽得我實在也很難過,我又怎麼捨得離開她呢。

我又用力叫了幾次”阿妹”,接著走到文峻學長的家裡,說我找不到阿妹了,文峻學長馬上說:”好,我們去找牠~”
昆澈也上了車,我們三個人就殺到Marinbeach,走到鄭秘書家門口一看,果然阿妹就是跑到這邊等看看有沒有食物吃了,看到我們三個人突然出現,阿妹興奮的又扭又跳,卻被我們痛扁一頓,還對牠說:”這麼晚了都不知道回家,還在人家家門口要東西吃,讓我們三個人出動來接你…”,不過看牠還是扭來扭去的樣子,還真看不出來牠知不知道我們在罵牠些甚麼。
文峻學長特別跑去櫃台對著經理說:”Este cao e o membro de missao, nao pode matar”(這隻狗是我們醫療團的成員,不準殺牠。)
回到家的路上,我們坐在車上抱著阿妹,嘴巴還不停碎碎的唸著她,一下車蓮芬姊跟懿芝都探出頭來,關心的問說”找到了沒有”。
今天晚上我再出去餵你,其實真的很想說一句話讓你知道,”阿妹你是最棒的,你是我最喜歡的黑色史努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