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駐聖多美普林西比醫療與技術團
關於部落格
  • 2147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們滿月了...

最近看診並不是一帆風順,上次一個頭頸部有十幾個大水泡的小孩子來,水泡裡有白色渾濁物, 水疱病的孩子這....究竟是細菌感染還是天疱瘡呢?該給類固醇,還是給抗生素呢?感覺自己像是在中世紀的醫生,所有的病都推給不是上帝就是細菌似的,才知書到用時方恨少,真後悔自己的努力不夠,相信有朝一日,我能達到在這裡不論是診斷和開處方都沒有什麼疑惑。看診到一半,竟還有人在診間門口探頭探腦地想兜售螃蟹,為了豐盛的晚餐,只好中途出去買了五隻santona,再回來看診,這回卻是是一個小男孩,全身出了像水痘般的疹子,疹子的中心有臍狀變化,進來先用還算悅耳的葡語講了五分鐘,我只聽得懂出疹、發燒、三天這些字樣,當做水痘給予症狀緩解治療,此時更加地希望自己當時在實習時多研究幾個一些病人。

幾次的看診之後, 對於語言的不了解已經不若先前的惶恐,對這間consultório也熟悉多了,再也不用怕那一個又一個湧進來的病人。只是病人往往住得遠是走過幾里路來看的診,幾乎不會迴診,所以對於每個來診的病人只有一次的治療機會, 一次就要揪出病魔,繩之以藥,如此的準確率談何容易,萬幸今早團裡來了小兒科的李醫師,相信可以在醫學上的正確處理上有很大的幫助。

葡萄牙朋友來團部用餐 為了學習學言,路上認識了異文化的葡萄牙的兩個女老師,在互到家中吃飯中的過程中學習他們的腔調和習慣,回想之前學的巴西葡文和聖多美女傭教的的葡文竟和原來的葡文有那麼大的差距,相信一定是當年學習上的失誤或是沒被矯正的口音造就了這一切。不只是語言,連字母的寫法都好像是用另一個角度,小寫的r、e、m 等都是那麼顛覆我長期以來的書寫。葡文,的確是另一套發展完全的系統,有資格與其他的大國語言並駕齊驅 。

  繼昆澈學長回國,最近我們的大家長史醫師和Alberto學長和柏堯學長也要陸續返台,而李醫師來聖。隨著這一波人來人往,緣份造成的革命情感化成一陣陣的不捨,最後轉化成頻繁的飯局,飯局上的那一杯敬酒下肚,像是完全了這一份的緣。在外的一個月,送走了一個又一個朝夕相處的人,像是人生的錄影帶用快轉在播放著,這樣,在回國時,會一下子老了許多嗎?

    Jacó Hsu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