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駐聖多美普林西比醫療與技術團
關於部落格
  • 214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非洲食物集(一)棕櫚酒


第一次喝時是在義診完的中午,當地人拿出一瓶來,我嘗了,酸中帶氣,有一股濃烈的亞摩尼亞味道,也不算難喝,之後,每每有機會,我就好奇地打聽這種汁液的製做方法。據說是拿刀割開棕櫚樹的樹幹,用漏斗把這種汁液收進酒瓶裡,靜置了半天,就會自然產生氣泡,可以喝了。
上禮拜我和司機提起「sumo da palmeira(棕櫚果汁)」的事,一會他才恍然大悟。
「Vinho Palma!(棕櫚酒)」他告訴我他鄰居家有生產很好的貨,可以幫我帶來。
一個假日的早上,他把東西帶來了,放進冰箱冰了一天,第二天的下午拿來跟紅酒一起佐餐,直到喝盡。接下來就是倒在床上睡到晚上十點,醒來後頭痛欲烈,一顆Aspirin下肚後就開始強烈地嘔吐,直到膽汁都吐盡了。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足以讓人想到自己臨終前的痛苦和生命的意義。
隔天,我一整天食物都不敢下肚
「Vinho Palma喝得怎麼樣?」那給我酒的司機一大早就很白目地問我我說
「讓我決定今後要更認真的信耶穌。」我用虛弱的聲音說出我昨天在馬桶前的大徹大悟。
我沒有力氣再講,只默默上了車,只留下一臉疑惑的他。
中午,他終於忍不住又問我了。
「發生了什麼事。」
「昨天用sumo da palmeira(棕櫚果汁)和紅酒佐餐後就一直吐到半夜一點鐘。」我怕傷害到他的好心,故意輕描淡寫的說著。
「哦喔喔!」他的嘴角竟然有笑意,讓我覺得我的好心有些多餘
「棕櫚,是長在天上   而葡萄,是長在地上,這兩種酒如果一起進到胃裡,會當場在肚裡打架,  打輸的那一方,就一定得跑出來。」他煞有其事的解釋道,加上拚命地比手劃腳.....一副我一定得相信的樣子.

「喔喔!有這種事!」我回想跟我一起吃飯的曾醫師好像那時只有喝紅酒而沒喝棕櫚汁,  之後真的一點事都沒有,我居然真的就相信他了。~~~~~~於是回程的路上,我又買了一瓶棕櫚汁。
這天中午我就只用不知為什麼被稱為Vinho Palma(棕櫚酒)的果汁佐餐,和往常一樣, 酸酸甜甜依然帶著一股氨味。
「嗯!是一種很特殊的果汁。」我想著,心中出現它們安然進入我的胃裡沒有打架的樣子, 表情十分得意....
  半瓶下肚後,站起來收碗筷的我的腳步竟然一個踉蹌,險些跌倒,直到這時我那sumo da palmeira(棕櫚果汁)的頑固信念才真的破碎。

   真的..........「是Vinho Palma!(棕櫚酒)」我認真的告訴自己。

PS: 這次儘管後來沒有像上次一樣吐膽汁,但腸胃還是很不適。以上是我人生的最後一杯棕櫚酒的故事。 Jacó Hsu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