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駐聖多美普林西比醫療與技術團
關於部落格
  • 214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醫院爆滿

流行腹瀉直到開始問診才知道,這一群病人幾乎清一色都是同一種的腹瀉,病人一般都是兩三歲以下的小孩受到感染,症狀是嘔吐不止,整天腹瀉淡黃色的稀便,脫水、無活力,因為病人的重覆性實在太高了,以致於我們只要一看到媽媽背著小孩來,就可以直接開始問:「小孩是不是有嘔吐?已經第幾天了?」之類進的問題。嘔吐嚴重無法補充水份有而脫水危險的小病人,我們才給予住院補充體液,一般的病人則是給予口服電解質和衛教後,回家繼續門診治療。

就在水源區洗澡看完診後統計了一下,今天所看門診和病房的病人中,五十個裡竟有四十個是這種的病人!不過倒是這次的流行性腹瀉規模雖大,幸而迄今還未傳出死亡病例。

把這樣的感染情形報回團部後,經過討論李醫師累積了市區、Guadarupe、Neves三地的小兒科看診經驗,相當懷疑是Neves地區公共飲用水源受到汙染的原因,而根據症狀、感染年齡和傳染季節則比較像是輪狀病毒的流行性感染。

有了此一假設,我們找出病歷上病人較為的居住地,請當地人去B. benga, Rosema此兩處的供水站取水,我們則循著另外當地民眾的指引,找到了一條他們平常取水、洗衣、洗澡的河流 (河流名為Rio de Provaz),它正好位於我們醫院附近不到半公里處,難怪來就近看診的病人是如此地多了。

取水一到堆滿了鵝卵石的河床,映入眼簾的一大群婦女在潺潺清水邊洗衣、打水。河流在入海口附近被一塊沙洲分成左右兩邊,婦女們的不成文規定是沙洲右邊用來打水飲用,左邊則用以洗滌衣物,使用這樣的制度倒也平安無事地喝到長大老去。當地人承襲了歐洲飲水不加煮沸的習慣,直接生飲河水,才造成了腹瀉的流行,我想,這也是去年霍亂流行的主因之一。

還舀?於是我們找出飲用的那一支流,用收集瓶取了水,準備送去最近團部新成立的水質檢定中心,才剛取了水抬起頭,又看見一個媽媽揹了一個娃娃來取水,不得不不懷疑地問她道:「妳的小孩喝這個水難道沒有拉肚子嗎?」「有哇!一直拉到昨天才剛停。」說罷又俯下身來開始取水準備給小孩喝,取水的同時,上游一點的其他少女腳還踩在水裡呢!看到她仍若無其事的取水,罔顧我們的諄諄告誡,心中想到的是我們之間思考與觀念上的鴻溝。

大量的E coli 菌落送去檢驗的水結果最近出來了,我們病人集中的三處水源其中的大腸桿菌數量都高出全國其他地方甚多,顯示當地的確有飲用水糞便污染的情形。

這週四又去病房看了一下,之前因腹瀉嘔吐住院的小朋友今多數已出了院,這次的流行似乎是告了一個段落,只是,它也告訴了我們夏天即將來臨,我們該從何處著手來預防霍亂。

                                                                                  Jacó Hsu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