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駐聖多美普林西比醫療與技術團
關於部落格
  • 2147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非洲的監考官


 今天是Lembá省衛生員訓練的第二次段考,在前一陣子我們的主要師資陣容不約而同出國與回國,水深火熱下上了一個月課的隔週,我舉辦了一次驗收考試,有上過課,我才知道身為一個老師,是有多麼想知道學生上課的成果如何,出過試卷一次才知道,試卷上的題目每一題老師都是希望學生能答對的,絕不會像我以前所想,老師總愛出一些刁鑽的題目來害學生.....
老師與高材生
  近來隨著口耳相傳,現在我們的上課人數是十人左右,而今天來考試的人數特別多,竟使桌椅和茶點不敷使用,考卷一發之後,看著大家默默作答,有人搔頭有人東張西望、有人低頭把紙寫得滿滿、有人錯字連篇的樣子,這些都令我打從心裡喜歡夫子這行業。

 考試的題目都是一些有關聖多美目前盛行感染症的問題。

1.    如何處理社區內的霍亂病人?(20%)
2.    愛滋病(AIDS)與人類後天免疫不全病毒(HIV)的不同為何?(20%)
3.    HIV 侵犯人類何系統?(20%)
4.    如何防治新生兒眼炎?(20%)
5. 如何處理懷疑破傷風病人?(20%)

 繳卷的我們有一個輕鬆的檢討,儘管有的年紀大得可以當我的父母,他們發現自己答案寫錯時搥首頓胸的樣子,讓我直接憶起小學時檢討考卷的情形。
 改考卷更有意思!免疫系統(Immunity) 的葡文字Imunidade,可能是因為沒學過的關係,所以自己編出五、六種拚法,沒一個寫對的---- Emunição, Emuinide, Iniução, Imumietado, defeça do corpo等等,足以動搖我對自己在上課時的葡文發音的信心。

當然學員抄到周圍離譜錯誤答案的情形也不少見,這兩個人害我最後用紅筆把考卷訂正成了一張張滿江紅…
 最高分100、最低分60,平均分數85.6,這個成績還頗令人欣慰,我在回程的車上問旁邊的今天考100分的已四十歲的Antónia她當年求學到幾年級,「四年級。」她說,「因為家住得太遠,負不起學費與車費,所以我就沒有繼續上學了。」說罷他無奈地笑笑,彷彿是很平淡地接受了命運的安排,我想她只是這裡認真勤學人中的一個,只是當時環境不允許,但只要有機會,她總是不怕辛苦地學習。

  近來聖多美新設了個大學,於是晚上大學生在路燈下一邊唸書一邊打蚊子到半夜的情形非常普遍,回想自己在台灣有那麼好的求學環境卻沒有好好珍惜,實在是汗顏。

                      Jacó hsu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