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駐聖多美普林西比醫療與技術團
關於部落格
  • 215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盤點與查病房有感

這是一個要去Neves賣蕃茄七歲小女孩,細看她那一籃蕃茄的賣像實在不好,又乾癟又凹凹坑坑,「一公斤爸爸說要賣七千元。」她用她那小孩子稚氣的語調說「我媽媽去城市工作,爸爸於是和我一人分一半蕃茄來賣,他去Diogo Vaz找朋友,然後叫我我去Neves賣蕃茄。」我約略估了估那一籃蕃茄,想即使他全部賣完也不會超過四萬塊(約合台幣一百元),只剛好夠付來回Neves的車錢,如果沒有搭上便車,只有走四個小時的山路,不然一毛錢也賺不到。唉!看著他下車後頂著籃子在走的樣子,感覺實在心酸。

 上週在病房遇到兩個只會講Foro(當地方言)的人,和他們溝通困難的當下,我也不禁懷疑,他們不會講葡文,要如何與人溝通與買賣,她們告訴我,住海邊的這些Foro每天只要抓魚去城裡賣,賣完就回家,並不太需要跟人有什麼溝通的。但不管外頭環境怎麼變化,他們這群單純的人,依舊一成不變的捕魚、賣魚,講著自己的話,過著自己單純的生活。只是最近我去魚市買魚時,常常聽到小販抱怨因為石油的漲價而使賺的錢不夠付車錢的情形。

  病房裡都是一些經濟情況悽慘的人,本來就撐得很辛苦的家庭經濟會馬上因為一個人的住院而雪上加霜,最近的兩個病人就是鮮活的例子,其中一個是Neves的 漁夫,來得時候整隻右腳腫得跟豬腳一樣大,裡面全都是蜂窩性組織炎的膿,清創與抗生素治療兩個多星期下來正逐漸康復中,有一次我在查房時問他「你現在沒有 辦法下水去補魚,要怎麼賺錢去買那麼多的藥?」「借錢。」他苦笑著回答「等病好了,我就得開始賺錢還他們了。」我看著那還要一陣子才會好的腳,心想可能他 得捕一整年的魚才付得起藥錢吧!唯一能想到能幫助他的方法,就是打開錢包,幫他買我自己才剛寫完的昂貴藥單。

另一個是七十三歲糖尿 病、高血壓、心衰竭併發肺水腫的病人,她所有的兒女中只有一個女兒回來照顧她,陪她住院,於是我順口問了他女兒的經濟來源,「去海邊批了漁貨到城裡賣,只 是因為車資漲價,最近幾乎都賺不到錢。」除了養母親外,她還得養自己的小孩,這樣的處境聽了不禁讓人心疼。從此我也許下不再向這些鄉下的漁販們殺價的心 願。

  在此處行醫要考慮的因素大大超出出發之前的想像,我診間的牆上隨時貼著一張所有藥物的價目表,因為在這裡看病,除了需要正確的診斷之外,還得要考慮病人今天究竟帶了多少錢,還有需要多少時間可以存足夠的錢來買藥。

在這裡洋洋灑灑開出一大堆藥物來亂槍打鳥是很不實際的,因為聖多美病人購藥的行為是先去藥局估價,估完價發現藥價是自己所帶的錢的十倍,他們就只好空手帶著病回家去湊錢,過了一兩個禮拜,當好不容易湊足了錢來買藥時,這時病不是好了就是已經耽誤了。

所以我們每次開完藥還得自己把錢算好,還有問好他們能不能在今明兩天把錢湊出來,如果不行,又得再動腦筋去開更便宜的藥或者幫他籌錢買藥,但如果病人不幸罹患的是一些需要長期處方的慢性病,真就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有 一次我為一個帶著三個孩子來看診的媽媽開藥,病人的症狀很像泌尿道感染,絞盡腦汁幫他想了最經濟有效的藥方「八千塊!」我說:「妳帶的錢夠買藥嗎?」,她 說夠,不過為了確定診斷,我又另外開了一張尿液分析檢驗單,叫她做完檢驗後回來,一小時候,實驗室的數據也顯示她的確是泌尿感染,我放心地讓她拿了藥單出 診療室,最後當我看完診要回團部時,竟又看到她拿著藥單說要走回家拿錢,說他家住Bobô Rosema,那意味著她得牽著三個小孩走上一個半小時的來回路程,我詫異地問「妳不是說錢夠嗎?」「本來是夠,但做完醫師開的檢驗就不夠了!」我想這些鄉下的人真是沒錢到一窮二白,連八千塊(約合台幣二十元)都沒有,等再想拿錢再幫助她時,卻發現今天帶的錢早就被員工借光或買藥買光了,唉!只得看著她拿著藥單牽著三個小孩的背影離開,並暗中希望她能今天真的回來買藥。 Jacó Hsu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