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駐聖多美普林西比醫療與技術團
關於部落格
  • 216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乘風出海去

於是我我 心中想到張文亮牽著一隻蝸牛去散步的故事,嘴角就不自主地笑了,那份與世界融在一起的感覺完全打開的我的心,的確,我之前怎麼沒有注意到,原來是上帝要一 隻蝸牛牽著我去散步,不要再像無頭蒼蠅般地忙來忙去。舉著我的相機猛拍,卻似乎也怎麼拍都不滿意,只因那陽光、熱力、清脆的聲響、視野與整個氣氛,又何嘗 是只一台相機全都記錄得下來的。

 不知不覺又到了 Lago azul附近,那裡有一條不知通往何處的岔路,只是路那頭的海灘傳來陣陣地孩童嬉笑聲深深吸引起我,那時的我只想更多、更多地探索大自然,不假思索著迷般 地朝浪花最清脆之處走去,經過一個漂亮的大莊園與小房子,我不禁心想,誰竟有這樣的幸運,住在這樣臨海的房子,得以每天享受海洋的美與海潮之聲。穿過莊 園,面見了一片滿布著美麗貝殼的海灘,幾塊浮木,幾個嬉戲的小孩子,美得像幅畫,海灘上沒有一片垃圾,路旁一個當地人微笑著告訴我那美麗沙灘的名字- praia das conchas (正是貝殻沙灘!)。

坐在沙灘上看著陽光與陰影,想著我葡文老師Elizabate之所以喜歡海灘是因為她可以躺在沙灘上悠閒地看書與下海浮潛看魚,只是這些東西足以使她每週都去一次海灘也不厭倦。

上帝厚愛的海邊一家人海另一邊的山坡上,有著一棟視野極佳的房子,住著一 個婆婆、一對夫妻與兩個兒子,我經過的那時,他們全家人都坐在向海的階梯上看著風景,好一個全家福,他們說這裡魚、風景、氣候都好,只是交通不方便,但他 們太愛這海,說要在這終老一生,我於是坐上他們的階梯,一享那視野之遼闊與美麗,感覺他們家的溫馨氣氛,按下快門,照下這上帝厚愛的一家。

 心臟病經過了Lago azul,到了Rebeira funda,下車拜訪一下我所愛的衛生員Jerónimo,一個始終用心工作與熱衷於學習與社區發展的人,也看看聖多美人是何渡過假日。

進到屋裡,看到的是一張桌子與四個人在打撲克牌,其中 一人叼著一瓶啤酒,一個人戴著歪歪的帽子,桌上的綼打法接近橋牌,不過他們似乎都沒有在記牌,玩得很隨意,就連發牌者也是一次發四張且常常發錯,後來他們 終於發現我的存在,紛紛嚷著要我教他們一種中國式的打法,於是我教了他們簡單又刺激的心臟病,想他們應該會喜歡比較不複雜的遊戲吧!果然不出我所料,後來 看他們玩得不能罷手,我心中是既得意又有成就感。

 從Rebeira funda往下到Neves的路上有一大片綻藍的海,那海的藍就像是傷心咖啡店之歌裡描述的像是要滴出來似的,感受它拍打岩石的力道,想像它的清涼,相當悏意地就到達了Neves.

 Neves,我平時 工作的地方,小孩們在路邊吃著芒果與波羅蜜,舉手熱情打著招呼,豬與雞鴨依然在路上穿進穿出,日已過午,找了我先前約要從市區一起出發的司機Rui,問他 為何放我鴿子,他理由是「小孩子發燒,今天得送他去看病」他看著天花板講的。不想再細問,索性就和他去Jurei家參觀一下 (Neves福音會牧師女兒,在一次看病中認識的),她住在葡人修女團辦的老人之家附近,那是一個有庭院與圍欄的大房子,父親是黑手兼牧師,有一個姐姐個 一個弟弟,她姐姐邀我去看看他的紡織機與作品,他弟弟則在院子裡學習修理著腳踏車,進到屋裡,見了她媽媽和其他兄弟姐妹,再轉進一個小房間,探頭一看裡面 竟擠了十幾個兄弟,一個一個介紹後又有握不完的手了。

Rui最後向Jurei借到了一部腳踏車同我去Santa,有人同行的路上跟一個人騎的感覺大不相同,一路上可以聊天交換訊息,騎起來即使是上坡也不感覺累,一路上他話講個沒完,可能也是對這趟冒險非常地與奮。

 到了Anambó據說是葡人在發現聖多美時的第一個登陸點,我決定下去看一看,海邊有幾棟荒廢的房子,一個損壞的野餐桌,顯示著葡人在這裡的影響力己經不再,不過還是想像著自己是航海家,向海遠眺,還真的發現了一條船,然後漁夫秀出今天釣到的大魚,顯得非常快樂,展示完畢,一船兩人又往Santa開去。

我們繼續前進,穿過了Diego Vaz後的海岸,有兩排被陽光曬得通紅的椰子樹,佇立在岩岸邊,與海上的礁石與白色的浪花組成了一幅鮮明的圖畫,一個鑿穿峭壁的山洞連著峭壁處處山的兩邊,是一個讓人見了就想停下來拍照的地方。

還正覺得騎得有些累的時候,就到了目的地小漁村Santa catarina,街上大呼Branco (白人!) 的小孩們顯出討海人的單純可愛,在這裡病人似乎是特別喜歡出來跟他的醫師打招呼,一個、兩個、三個、四個,我像是在被發自己看診的成績單一樣,心情高低起 伏不定,幸而這次的成績沒太打擊我的心情,在被病人一一問候過後,我進了衛生員Vidente的家中,他卻先前把魚已全賣去市區了,似乎是沒相信我會真的 來的樣子,因此我們的晚餐只好臨時湊湊,我買了鹹豬肉配上煮香蕉,心想說我們幾個男生隨便吃吃即可,沒怎樣也沒想到後來這豬肉的鹹度,讓我們的水怎麼樣喝 都喝不夠。

 跟Servesti 借到了衛生站的鑰匙之後,我們終於有了一個可以安身的地方,接著就開始享受Santa catarina之夜,有calulú紅酒與鹹豬肉, calaOK與煮香蕉,小漁村畢竟還是缺電,洗澡與刷牙都得摸黑,不方便的代價是抬頭就可見的滿天星斗,可惜的是今天實在太累,只待打理完畢,我帶著一天來的疲倦立刻沈沈睡去。

 

24-12-06 Domingo

五點半起床,彷彿又回到古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時間,稍微收拾一下,便準備出海捕魚去,而原先約好六點半要到的Rui 卻怎麼也沒現身,我們等到過了捕魚的凌晨黃金時間,吃了早餐、買了汽油,便在十幾個人的幫助下,下水出發了,我之前卻怎麼也沒想到只是推船下水是那麼一作 需要人力的事,只有兩個人,是萬萬駛不得這大船的,即使有著壯漢,還得在船下舖上滾木,最後借著一個大浪的浮力,才得以順水推舟入海,那時的我勇敢地帶著 相機上船,剛下水時,立刻有很多的海水濺進船裡到相機上,使當時使我有些後悔這個決定,但後來我們發動引掣後,陸續經過的海上美景與拍下深刻的釣魚細節, 又使我深感慶幸有相機的同在。

Rui直到我們很不容易地下水與發動馬達後才到,足足遲到了一個多小時,Vidente覺得不能因他再讓那麼一大群人再推一次船,於是他就很可惜地就錯過了這次的出航。

Só mulado! (今天只釣到這種魚)這次的出航中,我對漁夫的工作和所思所想了解了很多, 他們一般都習慣於凌晨四點出海,駛船到固定的漁場,趁著早上魚進食時在那裡釣魚,用的是最原始的釣法:拿石頭捲線,使餌沈到海底的礁石上,等魚上鉤,沒有 浮標、沒有釣竿與鉛錘,動作卻熟練至極,從切飛魚餌,到裝餌、捲線、噗通一聲將石頭丟入海裡,沒一會兒,一條條五彩斑斕的大魚一條條被釣上來,將魚下鉤,輕鬆瀟灑地把魚往船裡一丟,又開始另一個巡迴。

兩個小時後,當船時的石頭漸少,一個個都變成了大魚小魚,是我們的回程時間了,(沒看到釣魚過程的人一定會認為漁夫有把石頭變成魚的魔法) 那時我也正好無法再忍受海浪的起伏所帶來的暈眩,於是再次發動馬達啟程,路上São Miguel下船上了岸,本想參觀Vinho de Palma(棕櫚酒)的製作過程,可惜主人不在,只能拜訪一下當地的居民。他們只有一個家族,和聖多美上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們一個家族成員各住的一間小房子,我在想可能是房屋損壞率高而且缺乏蓋大屋子材料的關係吧。São Miguel的居民的交通我想是要比Lago azul更不方便平時要去城裡辦點事還得碰運氣看看有沒有漁船經過呢!一路求搭便車才能去城市呢。

 再回到Santa時,已經是約午正,在買了我們釣到的幾尾大魚後我們就騎回Neves去,享受一頓豬肉大餐,養足了力氣一路回到醫團,一路上我的頭痛欲裂,不知是出自中暑還是暈船,總之,我的平安夜是在平安的熟睡之中渡過的。

我想今年我度過的是一個很累,但很充實的聖誕節。   Jacó Hsu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