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駐聖多美普林西比醫療與技術團
關於部落格
  • 215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沒鞋穿的小孩

但令人不捨與訝異的地方其實從這裡開始。如同在其他的非洲國家一般,這裡的醫療資源自然是十分缺乏的。受傷的小男孩被送到醫院後,通常是由護士處理。因為醫生在聖多美十分稀少,當地人能夠出念醫學院的,多半不會回聖多美執業。在這裡的國際援外組織所能供應的醫師數量也有限,因此急診是由護士守的。再來,不只醫生不夠,耗材也不夠。Neves醫院擁有四十幾床,號稱全國排名前幾大的醫院,但醫院裡卻找不到半雙無菌手套。消毒用的betaiodine也是寥寥幾罐,更不用說是局部麻醉用的lidocaine,根本不知道收在哪裡。於是腳被割傷的小男孩送到急診後,第一步用清水清洗,注意,並不是無菌的生理食鹽水,只是水龍頭打開來的水。而水龍頭的水其實也只是引用上游的河水。接著就準備縫合。是的,沒有所謂的三消,沒有所謂的洞巾、無菌包。護士戴著一般的橡膠手套,把線穿上角針便開始縫合。等等,那局部麻醉呢?這裡沒有所謂麻醉這個步驟。也因此,小男孩勢必一陣哭鬧與極力抵抗。掙扎一會兒,護士會嚴厲的斥責小男孩,告訴他不肯乖乖縫合就是傷口爛掉,然後死掉。哭累的小男孩,就這樣紅著眼看著我,穿著白袍的我,然後咬著牙不時發出低吟的,撐過這一針、兩針、三針的椎心之痛。我學過所有處理這樣傷口的正確步驟,我知道怎麼縫、怎麼tie,我甚至曾對自己縫過的整齊傷口自豪。但這一次,除了握著他顫抖的小手,我不知道還能幫得上什麼忙。縫合結束,護士會倒一點珍貴的碘液消毒縫好的傷口,覆蓋好紗布,然後便讓小男孩回家去了。然而,這終究是一個美好結局的故事,因為小男孩就這樣過不了多久,又可以活蹦亂跳的在街上遊玩。這樣,也可以好。
每周,幾乎都會上映一次這樣的劇碼。勇敢的男孩,果決的護士,和始終訝異於黑人強盛生命力的台灣醫生。

                                                                                                                            文 Rafae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