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駐聖多美普林西比醫療與技術團
關於部落格
  • 215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一季工作心得—醫療行為篇

不過這裡和台灣不一樣的是,病人雖然來看病了,但卻不一定會遵照醫師的指示服藥或是改變生活習慣。這有其無可奈何的因素。這裡門診一次掛號費5000 dobras(當地幣),約等於台幣12.5元,算不上太貴。但是一張藥單平均藥價大約20000 dobras對於當地人則稍微有點負擔。所以,看了病開了藥,病人並不一定去買,又或是要等到薪水來了才去買,往往延誤了最佳的治療時機。感冒之類的味素藥倒還好,但感染症之類要與時間賽跑的疾病則是拖不得的。所以在這裡看診時,總要邊開藥邊算算藥費多少,若比較多的也一定要問病人是否有錢買藥。若是沒錢,視情況符合住院criteria模糊地帶的,就收住院治療(Neves醫院住院所有的治療檢查不用收費);又或是我會直接給他們一點錢去買藥。另外,因為資訊、教育、衛生知識等都不夠發達,病人往往不是很懂我們對於疾病的解釋。大部分人只對於症狀有概念,病毒阿細菌阿還是什麼免疫力這一類的概念則付之闕如。對於有的人來說,不懂也許更好,可以少解釋一點。但我則盡力以他們懂的語言,配合我仍不夠流利的葡文,想盡辦法解釋給他們聽。一次兩次,一個兩個,慢慢久了教得多了,在加上社區裡的口耳相傳,也許真能稍稍提升當地的衛生知識。這可能比看在多的病人都還有意義。
另外,還有一點很大的不一樣之處在於,在台灣大多數的醫療行為,都須按照明文規定的適應症執行。不然健保局砍起給付時,是毫不留情的。嗜血媒體更是不會放過機會,大幅消費騙錢醫師之類的議題。但在這裡,並沒有所謂醫療行為適應症的規定。不只是像上述所提的住院等。包括用藥也往往都只是醫師的自由心證。雖然對於剛從台灣受完教育,凡事講求evidence-based的我們來說。這樣確實在一開始造成不小的困擾。常常對當地醫生或護士所開出的藥物或處置感到不可思議。但慢慢了解當地的情形時,也在醫療處置上學習著有更大的彈性,因地制宜。例如,一般拉肚子的小孩,沒有脫水的症狀,食欲中等,活動力可。這樣的病人在台灣大概就是請他回家多喝水多休息就沒事了。但如果你知道他是媽媽背著走了五個小時路才到醫院看診時,你再也不忍心讓他只看了十幾分鐘診就要他在走五小時的路回家。於是也只好將他收住院給天休息個一兩天再回去。台灣乾淨的傷口縫合,通常也都不會開立預防性的抗生素。但在這裡,因為無菌器材的缺乏以致於無菌技術的難以執行。即使只是一般的切傷與簡單縫合,我還是會開與抗生素使用。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聽過這樣的說法,醫療其實是一門藝術。雖然大多數的處置治療診斷都是按照先人的努力與研究而有一定的規範。但人體畢竟並非機器,揉合社會與經濟的情況入內,更形成一個混沌的有機體,確實存在著許多曖昧不明的灰色地帶。許多時候無法像電腦程式一般,輸入一個指令,出來一個對應的動作。需要更多多面向的考量與計較。不過也因如此,醫師才有存在的必要與意義,而不能全面被電腦所取代,不是嗎?
 
                                                                                        文 /Rafae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